• JG

投機十年回顧(中) 脫離交易煉獄

更新日期:2019年11月5日


高速交易宅男


「使用指標要小心,指標一旦介入, 很容易讓買賣,變成另類的程式交易」

當時我的習慣是,當指標+型態吻合時,不論對錯就要進去下注。 也因為場中短線都有不錯的進場訊號,我桌上的螢幕也順理成章的增加到了三個, 甚至最後還到券商的VIP室裡下單,為的就是靠更多螢幕,更快的把盤中所有訊號一次跟進。

早期因為專心在波段上,所以交易次數並不多, 本來每天買賣2~30次的話已經算很多了, 此時開始因為指標發出的大量訊號。而常常出現破百次的買賣。 到最後,兩三百筆的進出次數已經變成例行公事。 我也開始斤斤計較原本毫不在意的手續費,每口手續費只要少五塊,一年就省下了快30萬。

專職打卡人生

以往扣除失誤後,在盤後需要檢討的交易幾乎不會超過五筆,通常一小時內就能搞定。 所以我都習慣在檢討完後大約2:20後出門吃飯,但交易次數增加10倍後就完全不同。 首先,短短五小時的大量買進賣出,會讓人在收盤瞬間感覺到精疲力盡, 只想好好睡一覺而無力檢討;再者雖然錢來很快,但如果代價是

要拿所有自己的時間體力來交換,那就不可能會是一件能持久的事。 因為交易次數暴增的高獲利,會讓每天的情緒起伏加重成以前的好幾倍。 原本一天5筆內的交易檢討突然間變成了50筆,加上長中短線的混合交易模式, 我的交易紀錄變得比原本複雜許多,統整起來也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。

大家能不能想像,每天檢討數十筆交易, 一整年下來要耗費多少生命?

雖然不用看老闆臉色錢也夠用,但這些和上班打卡沒有差別的投機生活, 和當初·科斯托蘭尼(André Kostolany)帶給我的優雅投機夢實在是差太多了, 這也是我專職交易生活中,睡眠品質最差的一段時間。 有一次,我和老婆以及同行友人到菲律賓自由行(從專職交易開始,我已經7年沒跟過團了),在我們的私人導遊的特別幫忙下,我們有了一趟很特別的馬車半日遊。 但在行程中,我不自覺的學起傑西·李佛摩(Jesse Livermore)讓我離任性的人生越來越遠。

不浪漫操盤法(有伴侶者必讀) 在我剛操盤的時候,有特別注意到《作手回憶錄》裡常出現的一個畫面。 這個天才操盤手即使在最愛的棕梠攤渡假,只要一發現有交易機會, 就會二話不說回到紐約交易所下單。

大家一定不會對這個發生不下五次的行為陌生。 我當時竟然也李佛摩上身,重演了一次《作手回憶錄》的經典片段。 在菲律賓的第二天,一大早準備要離開飯店去享受導遊安排的特別行程。 我打開軟體發現,自選股裡面有好幾檔符合我指標系統的日線級交易訊號同時出現,

「我等一下可能要下單,不用一個小時, 妳老公就能夠賺到全部人的好幾倍旅費」

我很有自信地告訴我老婆。 後來無論是在餐廳、西班牙風情的古城、甚至歷史悠久的百年教堂, 當大家不約而同的拿起手機拍照留念,唯獨我沒有這麼「膚淺貪玩」, 因為那個時候我正打著國際電話下單,我在和市場戰鬥,我在賺錢! 讓我印象最深的,是在馬車上用電話詢問報價時,被我老婆拍下的特寫畫面。 當晚我們大吵一架,我在飯店大廳一直待到早上,

一個人想著《金融怪傑》中那些操盤手的生活,我似乎想通了一些事情。 (大家可以想看看,為何這位天才作手的人生竟然是這樣的悲劇收場,或許對一個為交易而生的人是合理的,但我不是李佛摩,更不想成為一個因為市場而存在的鬼魂)。 於是,把時間還給自己和家人,成為我唯一在操盤生涯的目標。

閃過崩盤的交易轉型

為了保證生活品質,所以我開始只挑自己認為的magic time進場, 以維持最低限度的交易次數。 由於大部分的時間沒有交易,我反而開始狂寫用電腦寫新的交易計畫。 手上沒單的時候睡到超過九點半還不打緊,醒來後只要發現沒有好機會, 換成我逼著老婆和我一起享受生活,無論是兩人的早午餐、閱讀、打球、或者看電影。 同時我的體脂也在這一年,從25一口氣降到了14。 (記得當時突然暴減的交易次數,讓我的營業員誤以為我發生事情而打電話來關心)


這樣的生活過了半年以後,我聽說幾位專職交易的老手,

紛紛被當時的幾波千點大多頭震盪行情給徹底擊潰。 後來在和他們喝咖啡閒聊時,才發現了自己無意間發展出一套戰勝市場, 還能和生活完美結合的交易邏輯。 其中一個最關鍵的發現是,我已經很久不曾用到股票軟體上面的指標了,

包括被前輩影響很深的KD... (這也是我在文章開頭提醒各位務必要小心指標的原因)。

我才發現在市場打滾的自己,原來只讀懂了前輩那句話的一半。

2518 次瀏覽
  • Facebook社交圖標
  • YouTube社交圖標
  • apps.37852.9007199266243461

©2019 by JG True Stock